IN朝鲜自媒体

太阳下的长者

2018.08.17 魏煌松 首发于IN朝鲜公众号

常有人把朝鲜视作一个阶级固化的国度,但若把目光放在他们的领导层上,便会发现这是一个勋贵常出而难有门第的国度。诚然领导层和普罗大众之间有着巨大的鸿沟,看上去几无跨越的可能;但同样,朝鲜的高级领导人也是全世界最危险的职业之一,从叱咤风云到身陷囹圄往往只是一念之差。


正因如此,作为三朝元老的金永南,才备受外界关注;在和他同一时期成长的干部中,他并非最耀眼的那颗星,但太阳终归只有一个,这种情况下学会不那么耀眼恰恰是常青秘诀。




第一批知识份子



金永南在朝鲜解放后进入金日成综合大学学习,53年赴莫斯科大学学习,可以说是社会主义朝鲜培养的第一批高级知识分子。从那个年代的历史来看,莫斯科大学为社会主义阵营的兄弟国家培养出了一大批高级干部和专家,能在早期被送出去的,无一不是人中龙凤。


当然,从莫斯科大学毕业到进入政治局这中间还是有很长一段距离的,至少从当时来看,金永南并不是最突出的,比起早他一年的学长,被外界认为是主体思想实际创立者的黄长烨,他的光芒要暗淡许多。




高起点的仕途



从公开简历上看,金永南从莫斯科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是劳动党中央国际部的秘书长。朝鲜和中国的行政体制有一定差异,但秘书长也是不低的职务了。


他是在1956年担任该职务的,这个时间点其实非常特殊,正是在这一年朝鲜爆发了八月事件,劳动党内的延安派被整肃,金日成的太阳地位开始确立,后续随着苏联派和南方派的失败,朝鲜政坛基本只剩下了当年和金日成一起战斗的游击队员。一方面来讲,在清理苏联派干部的过程中,苏联留学生确实受到了一些波及,但另一方面来看,游击队员整体上讲受教育程度相对偏低,这时高层中唯一受过正规高等教育的苏联派干部又被清洗了,因此作为第一批高级知识分子,苏联留学生在仕途上的优势可谓得天独厚。


当然,和他的留苏同学们相比的话,他既没有受到金日成弟弟金英柱的赏识,也没有和金正日的妹妹结婚。然而现在回收看来,当年仿佛人生开了金手指一般的两人已然归于尘土,唯有金永南依然在政坛常青。







坚守外交阵线



从社会主义国家培养高级干部的方式,或者说是各国高层领导的成长路径来看,在各部门的历练和在地方上的锻炼都是极为重要的,但金永南却从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外交阵线,这在其他国家或许很少见,在朝鲜这反而是常青的秘诀。


从徐宽熙到朴南基,从黄长烨到张成泽,这些曾经被视作明星乃至走上所谓摄政王地位的人,最终都还是没能保住位置;离太阳越近,当然获得的光辉与热量就越多,但离得越近,被太阳焚毁的可能性也就越大,如何控制和太阳的距离,确实是一件难事。事后来看,金日成时期的干部(包括游击队员和当时培养的年轻干部),能够笑到最后的也就是李乙雪元帅和金永南两人,前者是金日成的警卫员,后者只在外交战线工作,可以说都是远离了是非之地。




泪洒首尔


今年2月,随着南北关系回暖,金永南陪同金正恩的妹妹金与正访问首尔,其间韩国歌手登场与朝鲜乐团共同演出,金永南当场落泪。当一个人无可避免的接近人生的终点时,荣华富贵也好、政坛常青也罢,都无可避免地要成为历史;但南北分离的局面,究竟还要持续几代人?从板门店到首尔几十公里的距离,对这个老人来说又还有几次跨越的机会?

每次看南北离散家属团聚活动,都感触不已,两边老人团聚之后的激动情绪,观者无不动容。而作为南北分裂的第一代亲历者,当他踏上南方的土地并且不知道自己此生还有没有机会再一次到南方之后,他的情绪又会是何等激动,乃至直接泪洒当场。(完)





发表回复

您的邮箱地址并不会被公开,必要栏目标记为*

评论

名称*

邮箱*

微信账号*

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