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朝鲜自媒体

半岛沉默五十天

2017.11.18 samhero IN朝鲜公众号首发

自9月16日试射“火星-12”中远程弹道导弹以来,朝鲜似乎在国际新闻中突然蒸发了一般,不再成为新闻的主角。尽管这几十天来,外界根据联合国9月决议对朝鲜开展了相关经济制裁,美韩的航母舰队、战略轰炸机和隐身飞机也不断地在半岛周围巡弋徘徊,但朝鲜的应对,却仅仅是发表谈话、声明和警告等“嘴炮”。



10月以来,半岛周边各国更是进入了敏感复杂的政治周期。十九大的召开、日本解散众议院重新选举、韩国进一步清算朴槿惠“亲信干政门”事件,特朗普首次访问东北亚各国推广“印太战略”,各大地区政治活动中,各方都不断地对朝鲜半岛局势进行着一轮轮表态。


然而朝鲜似乎依然不为所动,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甚至以每周一次的频率视察起了工厂、革命学院乃至农场,显得相当轻松镇定。持续关注问题的日经新闻甚至用《“沉默”的朝鲜在做什么?》形容朝鲜保持罕见安静的这段时光。“反常即妖”的心态,正超越外界对朝鲜“不搞事”的庆幸,在半岛分析家的普遍预期中投下越来越大的疑云。


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半岛局势出现了五十余天的罕见紧张局势“真空”?让我们从局势无比紧绷、各界接连升级行动的9月谈起。



朝鲜国内:“天下第一强国”的自负与预期


9月,朝鲜开展了第六次核试验。6.3级的人工地震波强烈地震撼了朝鲜半岛及周边区域,也让世人再次刷新了对朝鲜核导计划水平的认知:长期以来,外界虽认同其目标是拥有具备实际威慑力的核打击力量,但普遍认为这一计划受限于朝鲜有限的工业水平,正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缓慢发展、艰难突破的阶段。


然而,2017年以来的朝鲜核导实验,却让这一论断不断遭到修正:朝鲜的弹道导弹水平,从“只具有区域打击能力”,一步跨越到“具备初步洲际打击能力”(【紧急速报】朝鲜疑似再次试射洲际弹道导弹),核武器水平,则从“粗糙的核装置”,上升到“至少具备10万吨级助爆裂变武器”的水平。尽管观察家基于自身立场,结合已有观察,依然坚称朝鲜尚不具备“洲际导弹携带核弹头”能力,但都不得不承认:朝鲜的核导计划,即将跨越最终的测试阶段,迈入最终的完善和实用化。


毫无疑问,在付出遭受连续制裁和进一步外界孤立的代价后,朝鲜即将获得梦寐以求的核导能力。这一系列的实验结果,不仅震撼了外部世界,更对朝鲜内部产生了巨大的冲击:国内一次次掀起了声势浩大的庆祝活动,研发核武器和导弹的科学家被接到首都,接受群众的鲜花和欢呼,领导人亲临的接见与庆祝宴会。


核导试验后的朝鲜,正如朝鲜所竭力宣传的一样,充满了“青年国家”的“万里马速度”,即将在“反美大对决战”中取得“最后的胜利”,成为“天下第一强国”(引号中所有词汇均为朝鲜近期的政治宣传词汇)。金正恩即位以来极力宣扬的“青年第一主义”正超越金正日“苦难行军”的阴影和悲哀,成为巩固“青年大将”权威和凝聚力的杀手锏。


正是这样的成就和庆祝,构成了朝鲜9月以来政治活动的基调。朝鲜似乎相信,在已经步入“强化国家核武力建设”最终阶段的时代,最终的核导发展目标终将实现。根据这一认知,既然朝鲜拥核已是既成事实,那么朝鲜就能:进可在“维持朝鲜存在、承认朝鲜拥核”的前提下开展对话,退而依靠核威慑度过制裁和孤立。


在朝鲜看来,50余天的沉默,似乎是对“紧绷局势”后取得胜利的奖赏,朝鲜将以不同以往的从容与镇定,等待外界认清现实,态度转换之日的到来。



朝鲜境外:制裁之网越发收紧的客观现实


然而,朝鲜表现出的持续沉默,远不只“核导发展发生了根本变化”这么简单。尽管朝鲜试图表现出“事实拥核”的自信和从容,但限于朝鲜严重欠发展的国内经济和物资短缺,以及外界愈发严苛的持续经济制裁,近50余天来的沉默,更是现实和周边环境、内部与外部共同造就的无奈选择。


外部的施压态势正事实上压迫着朝鲜的活动空间。尽管朝鲜一直声称“艰难困苦笑着走”,“以我们(朝鲜)的方式生存”,追求“自主”“自立”和“自卫”。但朝鲜经济上严重落后的客观现实,和朝鲜半岛局势同周边国家“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敏感关联,客观上约束着朝鲜在核试后的两个月内保持着安静。朝鲜有理由认为,在9-11月开展影响局势的重大行动,对于朝鲜而言只会引发域内国家的进一步反感和不满,同开展实验获得的收益相比,显然得不偿失。


9-11月的半岛周边大国都在经历着重要的政治活动和政治变化:十九大之后,确立了未来5年乃至更长一段时间国家各方面发展的重点和核心目标。尽管中朝关系因朝核问题已经产生了巨大裂痕,但对朝鲜而言,中国依然是其唯一可以影响和争取的局势核心玩家。因此我们看到,虽然不情不愿,但朝鲜依然以劳动党和金正恩本人的名义,向十九大的召开和总书记表达了祝贺。


美国在这一区间中也不遗余力地试图拓展自身在亚太的存在。不同于奥巴马的“亚太战略”,特朗普提出的“印太战略”,虽然看似小心翼翼,实则在地缘政治上越发紧迫地压迫中国的亚太势力扩张。美国正在竭力维持当前的霸主地位,试图通过压缩中国外交空间和机遇的方式,延长其在亚太主导话语权的期限。



特朗普访问亚太则是美国外交活动中的另一重要事件。中美在新时期的合作,很大程度上同特朗普的“东北亚观”相连,而特朗普在朝鲜问题上也必然期望中国与之态度一致,相向而行。显然,朝鲜并不希望中美在对朝制裁问题上达成共识,形成全方位、无死角的制裁和压力,这意味着朝鲜国民经济和政府统治能力的不可逆瓦解——我们知道,朝鲜问题的形成和发展,同各国立场不一,造成朝鲜有机可乘、有空可钻紧密相连,如果还想玩下去,防止大国合力形成,是朝鲜唯一的选择。


韩国和日本在这一时间段内也不消停。安倍晋三因“朝鲜导弹过境”大拉J-ALERT警报,以强硬的应对姿态(不过也真就只是个姿态了)成功挽回了受森友学院丑闻而急剧下滑的人气,并顺势解散众议院,提前大选,实现了自民党及其本人的持续执政。这一翻身来得如此巧合,以至于国内部分舆论认为朝鲜和日本唱了一出互相利用的双簧;


至于韩国,文在寅政权则继续清理着朴槿惠“崔顺实干政丑闻”的遗毒,试图树立反腐、正义、亲民的新形象,维持基本盘的高支持率。一般地讲,文在寅政权属于左翼亲朝政权,对朝态度虽然不及金大中—卢武铉时期(当然,时代背景亦不一样),也肯定优于强硬派的李明博—朴槿惠政权,这从文在寅在局势如此对立的情况下坚持通过对朝援助(婴儿食品)的决策就能窥见一斑。然而朝鲜的连续核导试验却让文在寅政府陷入无比尴尬的境地,只得态度强硬地反对核试验,并追随美日强化制裁。防止反朝安倍政权进一步借朝鲜问题拓展人气,同时动摇韩国制裁意志,朝鲜选择沉默似乎也是理所应当的。



综上,我们可以看到,尽管朝鲜的“沉默”是最高决策层的主动选择,但这一选择远非拥核后掌握局势主动权的体现,反而同周边局势微妙,维持现有生存空间等考虑紧密相连。



 朝鲜在“沉默周期”中开展的内部调整


朝鲜决策层在这一“沉默周期”中,自然没有放任局势发展。面对核导试验成功与外部制裁这两大政治事件的冲击,朝鲜也进行了复杂的权力整合与对外宣传。而这一整合工作的部分细节,则能从朝鲜公开的政治文件、领导人讲话及现场指导活动中窥见一二。


劳动党七届二中全会无疑是“沉默周期”中朝鲜最值得观察的政治事件。不同于金正日的“神秘主义治国”(指金正日依靠更加可控的亲笔批示、视察而非党内会议、政治生活开展国务活动)和“先军政治”,金正恩的执政风格更类似于金日成,强调依靠组织程序和组织活动进行集体领导(虽然金正恩一人独尊的情况并未变化)。受此影响,金正恩在进行核试验前特意召开了政治局常务委员会议,力图体现这一决策的“集体领导”特色,更在遭受联合国2375号制裁决议后,召开劳动党七届二中全会统一党内外思想。


七届二中全会主要议题,按朝鲜说法,是“针对造成的形势的若干当前任务”和“组织问题”。



作为对安理会制裁决议的回应,七届二中全会罕见地承认“当前的形势严峻、我们的前进面临着困难”,但同时又指出,由于有“我们党培养的科学家大军”和“以我们党的革命精神武装起来的军民和自力更生的斗争传统,“我们的事业是战无不胜的”,强调了朝鲜坚定走“并进路线”的决心和意志。同时,针对制裁必将导致的对国民经济的冲击,会议号召全党、全国人民以自立的姿态,“克服当前严峻困难局面”,并将其“变成自立经济强国建设中带来决定性转变的契机”,试图以发展自立经济的方式,实现“并进路线”中“经济发展”的目标(至少做到不让经济滑坡式崩溃),保证经济社会的基本运行。


会议的第二个议题,则充满了论功行赏的味道。一大批在核导计划与重点项目中做出重要贡献的官员和领导,得到了晋升和提拔。从统计数据上看,政治局委员补选了5名,道(同我国的省一级单位)责任书记换了3名,中央委员、候补委员调整超过数十人次,技术性管理岗位——党中央部长更是换了7个。


可以说,核导计划与重点项目锻炼出的这支管理团队,是受到金正恩“简拔之恩”的、真正的“自己人”。而这批人才的政治立场、执政方针和风格,也将反过来影响到朝鲜后一步的具体决策执行。


除了劳动党七大,朝鲜密集开展的一系列外交活动和金正恩的内部视察也基本贯彻了七届二中全会反应的“对抗制裁”和“重视经济”的当前工作重心。金正恩在9月指挥导弹试验后,先后指导了化妆品工厂、鞋厂,并视察了水果农场和汽车制造厂,展现了“重视经济”的姿态;而在国际舞台上,以外相李勇浩(此公也因为表现突出,于七届二中全会被晋升为中央政治局委员)为代表的朝鲜外交官,联同金正恩本人,也纷纷以各种形式发出自己的声音,宣传朝鲜的政治理念,试图团结一切有利于朝鲜的力量,弱化国际社会形成的对朝制裁合力。


“沉默周期”不代表连话都不说,朝鲜明白,当自身在国际社会中真正处于默默无闻之时,其受到的国际压力反而可能更加难以承受。做好应对制裁的准备,发出自己的声音,对于朝鲜而言,正是这一周期内最为现实,也最为适宜的举措。




沉默周期后:恶化还是曙光?


正如制裁终将需要时间才能产生效果一样,朝鲜所进行的内部调整,也将会在一段时间后的未来影响其最高决策层的形势判断与重大决策。那么,随着朝鲜内部整合与利益再分配的完成,适应了“新常态”的朝鲜,将会在“沉默周期”后,迎来怎样的局势变化?


事情很可能变得更加复杂而难解。外界对朝鲜的持续高压制裁,不仅会在朝鲜经济上造成严重的冲击和影响,也将进一步降低朝鲜最高决策层对外界信任和开展对话沟通的动力与兴趣,使得局势进入一个只有“更差解”的下降局面内:做好“第二次苦难行军”准备的朝鲜,不仅将以更加高压的态势强力实现国内的社会政治秩序,更会以进一步偏执的姿态,在核导问题上做“最后一搏”。


联想到朝鲜外相李勇浩在9月出席联大时,已经威胁将“热核火箭武器”发射至公海作为应对选项,当局势进一步,甚至进数十步恶化时,不论是朝鲜,还是周边国家如中俄日韩,亦或是利益相关方美国,都只会面对一个更加难以接手、难以处理的更差局面。


但事情也有可能以戏剧化的手段得到改善。纵观半岛局势和紧张态势的发展,这种“螺旋上升-戏剧性收尾”的案例早已不是一次两次:半岛第一次核危机的斡旋化解、克林顿亲赴平壤接回被扣美国女记者,甚至是2015年黄炳誓同金宽镇马拉松谈判后消弭的“木盒地雷事件”,无一不在局势发展到临界点的最后时刻,通过对话和谈判的方式骤然化解。


虽然朝鲜拥核属于改变半岛势力地图的颠覆性事件,但从目前来看,各国依然没有放弃“通过对话途径和平解决朝核问题”的基本认知和判断。就连一向嘴大的特朗普近日也发推称,“说不定我哪天能和金正恩成为朋友”,这一带有期待性质的调侃,或许正是当前各国正通过各种渠道开展对朝沟通的真实写照。



尽管朝鲜仍在强化开发的核武器,必将在未来引发更大的波涛,但半岛局势未来的发展,依旧取决于各国的政治外交努力,以及朝鲜决策层的形势判断。局势依旧敏感,各国不应放弃。在可贵的“沉默期”,以政治手段和平缓和乃至解决朝核问题,不仅是选项越来越少时各国的最优解,更是在人道主义立场上避免半岛陷入巨大危机,并进而祸延东北亚乃至亚太地区的唯一正确选择。


发表回复

您的邮箱地址并不会被公开,必要栏目标记为*

评论

名称*

邮箱*

微信账号*

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