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朝鲜自媒体

车英赫将军本纪

2017.10.30 夺了鸟位 INDPRK

小编与车哥的相识,说来颇为巧合。大约四年前,小编还在北京某企业搬砖,某日突然脑洞大开,萌生了要到朝鲜发展的念头。而车哥的硕士导师(下文称“老白”)恰好是家父少年时代的拜把子兄弟。老白在中国一所地位非常特殊的院校指教,是典型的文人性格,有种知识分子特有的傲气,但他对自己这位弟子的评价却很高。据他讲,车哥除了成绩优异之外,为人处世颇为老练,“是个总能让所有人都满意舒服的人”。在他的安排下,三年前十月的某一天,小编第一次见到了车哥。


虽然事先已经知道车哥的年龄,但真正见到真人的时候,还是不免被他的年轻吓了一跳。因为你实在很难将“成熟老练”、“在朝鲜混得风生水起”和眼前这个穿着一身阿迪耐克运动装,脖子上挂着副魔声耳机的一脸学生相的年轻人联系在一起。彼时车哥已经毕业两年了,此番从平壤返回帝都,特地来探望导师。饭局上,车哥侃侃而谈,逻辑清晰,语调自信而坚定,即使对自己的导师和师娘毕恭毕敬,不断斟茶倒水,也难掩此人的内在锋芒。


由于会面之前老白早就向我俩介绍过了彼此,所以这场饭局多少带有了一点面试的意思。我在尽力的试图观察车哥,而我知道车哥也在观察我――从姿势水平、思维逻辑、政治倾向到对朝鲜的事业的决心。几个回合下来,我明显感觉到车哥从我身上搜集到的信息远远多于我从他身上搜集到的,事后我才知道,这货本科是警校的,专业是刑侦。


饭后我和车哥加了微信,此后几个月,车哥每次回北京,都会找我吃饭,不久后,他就正式邀请我与他到朝鲜共同奋斗。然而当机会真正来临的时候,我却犹豫了起来。毕竟朝鲜这个国家太过于特殊,而我也清楚一旦真正选择了这条路,便再无回头的可能:在朝鲜的经历不会对国内工作有任何帮助,如果中途放弃,就等于荒废了自己职业生涯中最重要的几年,回国后不会再有任何发展机会。更重要的是,除了老白这一层关系外,我对车哥几乎一无所知――他的微信朋友圈什么都没有,也没有玩过任何网络社区。按照常理,这样一个年轻人,即便再精明能干,两手空空一个人跑到朝鲜是怎么混出来的?“他会不会是赵家人?”这是我唯一能想出的解释,然而老白告诉我,车哥出身于浙江一个普通公务员家庭,不穷也不富,勉强中产而已。“真他妈的疯子”,我想,一个中产家庭的孩子,既不是走投无路才铤而走险,又没有豪门贵族子弟的无限退路,不好好结婚生子找工作,自己一个人跑到朝鲜这种国家打拼?我不能理解。


车英赫将军的童年


“因为喜欢呗”,车哥轻描淡写的回答。面对我的犹豫和退缩,车哥既没有失望,也没有生气,因为他早就摸透了我这个人。“你自己说,你在北京混得有意思么?不和我干,你就继续在这里傻逼吧”,面对车哥的挪揄,我无言以对,显然车哥洞悉了我内心的渴望,他很清楚我点头只是时间问题。在初次见面的九个月后,我来到了平壤。



随着彼此交流的深入,我也逐渐的开始加深了对车哥的了解,也颠覆了此前的许多印象。然而,车哥这个人,就如同朝鲜这个国家一样,了解越多,越看不懂。


比如说,此人除了爱好篮球之外,其他地方几乎完全不像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他没有智能手机依赖症,在朝鲜断网一个月也甘之若饴;他对电脑几乎一窍不通,自己的新电脑会很快被各种国产流氓捆绑软件弄成残废;在我拉他玩知乎之前,他几乎不玩任何网络社区,也完全不了解网上除了膜以外的各种流行梗和键盘政治圈的各种黑话和轶事,甚至连“赵家人”是什么意思都不知道;他喜欢像老干部一样泡茶喝,他的iPad里装满了各种朝鲜的歌曲、纪录片和录像,这也是他的魔声耳机的唯一用途…


车哥能说一口足以以假乱真的朝鲜语,这全是他从那些纪录片和录像里自学成才的,每个第一次见到他的朝鲜人都会被他的朝鲜语吓一大跳。车哥的阅读量很大,主要方向当然是政治和历史方面,说是博闻强记也毫不为过,而且车哥在学术上的心态十分谦虚,不懂的东西从不装逼。然而我却极少亲眼见过车哥读书,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他所有的空闲时间基本都在狼人杀、斗地主或者吃鸡。顺带一提,车哥玩游戏最爱耍赖和作弊,在网上玩狼人杀大多数时候都在和人串通身份,要么就自己开两三台设备来玩同一局,还喜欢用自己的多个账号同时恶意举报其他玩家,专以破坏他人的游戏体验为乐。他一度还想过开外挂吃鸡,因为外挂价格太贵才作罢。


少年车英赫在北京


车哥还有一个最神奇的能力――无论与他对话的人是何种国籍、阶级、性别、政治倾向,他总是能三两下就折服对方,常常不需要通过利益交换就让别人掏心掏肺的信任他、与他合作、甚至是单方面的帮他出力办事。这种能力我从前只在各种开国皇帝和马云史玉柱们的个人传记里读到过,在认识车哥之前我本来是绝不相信现实中真的存在这种能力的。对朋友与合作伙伴,车哥的慷慨又几乎到了一个没有底线的地步。常常一笔生意辛辛苦苦做下来,自己那份收益说不要就不要,还大言不惭的宣称自己这是效仿汉高祖刘邦结交天下能人异士。有时我会怀疑,或许也只有在朝鲜这种处处靠熟人办事的社会才是车哥的主场,否则以他这种完全不计得失的做派,在一个高度成熟的市场经济环境中恐怕很难生存。


在中国的网络舆论环境里,朝鲜永远是一个富有争议性的话题。尤其是半岛局势紧张的当下,三代世袭、封闭贫穷又不愿屈尊事大的朝鲜可以说同时惹恼了中国的民族主义者和自由派。车哥在这个话题下较真,坚持说大实话,想不被喷是不可能的。车哥身为一个缺乏网络社交经验的稚嫩大v,也常常被网上的一些无厘头质疑和攻击弄得大动肝火,甚至常常在评论区不厌其烦的和喷子长篇大论的辩解。我多次和车哥建言,你现在是大v,少在评论区和喷子扯皮,也不嫌掉价?看人家马督工,一句话不说才是坠吼的,还给喷自己的人点赞。尽管如此,他还是时常为此愤愤不平,经常私下忍不住对我大倒苦水。


车哥刚刚入驻知乎就遭到键盘侠迎头痛击


车哥是大左棍,对朝鲜有情怀,敬佩金正恩,这些早已不是秘密。但是他从来不会因为情怀和政治倾向影响自己对半岛局势的判断,也对朝鲜这个国家的种种不足与弊端有非常清醒的认识。身为中朝商人,车哥其实没有任何立场去吹捧或者洗地――道理很简单,因为有情怀所以才会放弃安逸富足的生活跑来朝鲜打拼、又因为身处其中所以对这里的一些东西更有切肤之痛。只不过如今车英赫的名字早就上了朝鲜有关部门的关注名单,车哥在网上的言论有时也难免有所保留,但至少他从来不会胡说。



自从上了车哥这条船以来,我也有幸接触到了形形色色的中国“涉朝人士”――科班出身的朝鲜研究者、做半岛局势报道的媒体人、中朝贸易商人、从事对朝事务的公务员或者军人、各种业余的朝鲜文化爱好者等等,但论及对朝鲜的了解,能和车哥相提并论的人真的是凤毛麟角。许多研究朝鲜的学者,一辈子也没来过朝鲜几次;经常出入朝鲜的商人,又多为草莽豪客,缺乏系统性的理论支撑,对朝鲜往往只能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像车哥这样名校政治学硕士出身,又在朝鲜经营多年的经历的人,对国内想要了解朝鲜这个国家的人来说,实在是一个太过于珍贵的信息源。


最后,小编谨代表INDPRK全体成员,恭祝车哥91岁生日快乐!


发表回复

您的邮箱地址并不会被公开,必要栏目标记为*

评论

名称*

邮箱*

微信账号*

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