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朝鲜自媒体

【INDPRK游记】在朝鲜,我都看见了啥?

2017.10.29 Hitomi IN朝鲜公众号首发

如何定义朝鲜?


一个极权主义国家?一个二战活化石?真正的社会主义?


尽管世界上对于朝鲜的定义不尽相同,但也许都没有载着我前往丹东市中心的的哥说的简明扼要:朝鲜不就是我们国家30年前嘛。


所以华语文化圈内部对于朝鲜的可怜像是理所应当的,它既包含了人们自发的一种情感,又糅杂了一种兄弟般的感同身受。


就好像,刚刚攀登至山顶的我们,回头望着还在山脚奋力攀登的他们,感叹道:看,我们刚刚就是那样的…



一场逆习惯的旅行


刚在平壤火车站下了火车,紧接着就上车前往万寿台瞻仰领袖的铜像。


2011年,伟大的金正日将军陨落后,金日成主席的铜像旁立刻就摆上雷同的塑像。两人身穿相似的西服风衣,只不过新摆上的金将军铜像并不是右手举起意气风发的模样,而改为了左手叉腰。而在2013年的整改之后,金将军的西服风衣变成了工作装夹克,终于显得和他父亲有所不同起来。


万寿台上两位领袖的雕像


“在这里排成一列,快点!” “我数三二一,鞠躬!”


“不能学领袖的姿势拍照,照片里的领袖一定是完整的,不能有残缺。”


我突然意识到,我现在到了朝鲜。


在朝鲜,许多事情都变得不一样了。外国人口中的North Korea变成了DPRK,中国人心照不宣地把嘴里顺口的朝韩自动变成了北朝鲜和南朝鲜。整个过程行云流水,没有任何阻碍。


因为是在朝鲜,无论街边的房屋有多么得禁欲,雷同。我们手中的相机也停不下。同样样式的宣传画,旗杆,碎裂的车道。穿着制服的行人,有点儿生锈的自行车,挤满人的有轨电车,挂着领袖照片的车站或政府,偶尔有些穿着阿迪达斯或者耐克跑步的路人,就值得我们驻足围观了。

街上的女足队友


我们花费了一周的在朝鲜来回穿梭,脚步踏遍了好几座城市,除了必去的平壤和开城,我们还到会仓参观了抗美援朝烈士陵园和中国在战争时期的总指挥部,也曾驱车前往南浦观看朝鲜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工程之一——西海水闸。在锦绣山太阳宫瞻仰了两位领袖的遗体,也在龙岳山和朝鲜群众一起吃了烧烤。


但当我再度踏上返程的火车时,周围来时新鲜的风景居然对于现在的我是乏味至极,一切都很雷同:城市,人民,甚至还有导游口中的故事。



那个所谓的“真正的朝鲜”



到朝鲜的游客,大多都有一种寻找真相的企图。相比于隔着一层国界的朝鲜,大家更愿意亲身前往。


真实,成了每个人旅途的终极目标。


国内的媒体和旅行社也深谙此道,《x天x夜,带你探寻真正的朝鲜》,《深入朝鲜东北,探访真实的秘境》……


可当游客们在丹东满怀期待地过了境后,才发现他们眼里的朝鲜,不过是一个极其精致的鸟笼。


鸟笼里什么都能看见,装饰得也很精美,但当你想挣脱出来时,却发现还有几根栏杆挡在你面前……


在去朝鲜的丹东旅游团里,朝鲜会安排两到三名人员,一个政委,剩下的是导游。他们大多毕业于当地的外国语大学或者毕业于金日成综合大学等名校。


导游们的中文水平参差不齐,但有几点素质却是是他们必备的


  1. 至少会唱阿里郎等一首朝鲜歌曲

  2. 对政治方面尤其敏感,可以流利地背出主体思想,三个宪章等朝鲜共产党思想。甚至还知道邓小平理论和我国的三个代表。

  3. 对于每个景点和重要建筑物的经典语录了解甚深。


“想不想听?”和“听明白了吗?“通常是朝鲜导游的两个口头禅。前者不需要回答,因为游客根本没有不想的权力。后者固定回答明白,因为再听不明白,导游也只会再重复一遍刚刚的话。


我时常幻想,如果我们也会朝鲜语,这趟旅程会不会有所不同?


答案是否定的。


我深知中国人与人交往的逻辑。通常遇见了小孩,甭管他是亲戚还是邻居,我们开口就是:多大了啊?上几年级啦?尤其是那些长得可爱的孩子,通常一天要受到好几次盘问。


孩子回答道:八岁,上二年级啦。大人们得到答案后心满意足地离开,即使这个答案对于他们毫无意义,反正大人们也没想着记住。


到了朝鲜我们更加得不到什么信息,即便我们能和导游以及景点介绍员无障碍地沟通,可关于“真相“的问答几乎一个也没有。


来到朝鲜的游客总想着揭开真相,穿透朝鲜表层光鲜的一面,直达深处。可坐在大巴车上的时候,嘴里却吐不出一个问题。


有时候想想,朝鲜表现给我们看的如果仅仅只是表面,那我们又何尝不是呢?


如果有人要来深圳旅游,我又能带她去哪儿感受深圳的“真相”呢?



朝鲜的国际化



朝鲜也有歧视链吗?


来朝鲜之前,小编跟我说,就像世界通行的价值观一样。


朝鲜也把:欧洲人>日韩人>中国人>印度人>非洲人当成普世价值观。


如果电梯里有香烟的余味,朝鲜人肯定会想:这是中国人抽的。


我在诧异于这套鄙视链流动速度之快的同时,但转念一想又觉得正常。


因为来朝鲜旅游的中国人,大多都是中国东北部的大爷和大妈。


她们小心翼翼地通过丹东海关,在新义州乖巧地接受行李检查。但到了景点和购物区,他们复又恢复了大大咧咧,大吵大闹的本性。在排队区疯狂插队,嘬着牙花子然后清清嗓,后又在导游的目光下把要吐出去的痰又咽了回去。


我无意于攻击东北人,可在这次旅行中,东北人也许是最不受大家待见的群体之一。


朝鲜一年接待游客十万人,60%是中国人,40%由外国人组成。


中国人又以东北人为多,大约占国人总人数的70%,剩下的30%则是大陆南方人,香港人,台湾人。


外国人里大部分是白人,剩下还有少数的日本人和印度人。


奇怪的是,朝鲜政府宣称美国为阻碍本国发展,阻止民族统一的头号大敌。但它却不禁止美国人赴朝旅游。民众最喜欢的货币也是美元和欧元,甚至各种游玩项目的定价也是由美元为单位。


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在这里汇聚,又各自散发着不同的光。朝鲜民众又从这仅有的光里,窥探出一丝外界的影子。



封闭下松动的国营经济



刚到朝鲜的第一天,导游问我们:“你们来了朝鲜,发现朝鲜和中国最大的不同在哪里?”


“哪里都不同啊”我心里胡乱地想着,终究没有说出口。


“广告牌。”


“我们朝鲜没有广告牌,你们发现了吗?”


在这里,所有你能见到的一切,都属于国营企业,甚至就连街边卖冰激凌的小摊,都属于国营。既然是国营,就没有必要打广告。


街边卖冰激凌的小摊


“就算是国营也要打广告啊!”我腹诽道。


但朝鲜的整洁程度确实远超我的预期,不仅街上没有一点垃圾,建筑旁也没有多余的灯光。


以每栋建筑为单位,楼下必定有服装店、理发店,装修简洁,每每路过,总有几个人在里面修理头发。


街道上的男性统一着工作服或半袖西装,极少数穿着正式西装。女性统一着衬衫一步裙套装,鞋固定为高跟鞋,腿上穿着丝袜,可以是网眼也可以毫无花纹,但必须是黑色的。最让我惊喜的是女学生的着装,无论大小下身都是裙子,这可比中国开放多了。


人民大学堂台阶上的女学生


但除了这些高度复制的场景,一个个背着木板,蹲在地上售卖面包,玉米的农民则是这个国家频繁出现的另一种新常态。


外来商人投资的百货公司同样也对这个封闭的国家造成了一丝丝冲击。


在朝鲜,游客一般不被允许使用也无处兑换到朝鲜币。而外国人投资的百货公司则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同朝鲜人民一同购物的机会。


以内蒙古人投资兴建的光复商业中心为例。整座百货商场没有奢饰品。一楼是普通的超市,中国进口的尿不湿,奶粉,文具;日本进口的零食,饮料,还有本地自制的熟食,生鲜。二楼则是家具和服饰的大卖场。三楼类似于国内的美食城,从快餐食品到朝鲜冷面应有尽有。


光复商业中心一角


这是否也昭示着社会主义传统的配比制度已经受到了冲击。先富的群体已经有机会选择国内生产体系无法提供的商品。甚至是即便在国外也不易得到的奢侈品?



哪有什么不真实?不过是努力的活着


不论是因为历史原因,还是目前的国际政治因素。国际上描写朝鲜的文字有很多。


但与外国相比,我国和朝鲜的羁绊更深,也可以说是同病相怜。


计划经济、大字报、政治舞蹈、阶级成分划分、唱歌颂领袖的歌曲。


朝鲜矿泉水厂门口的画报


这些在现代中国已经几近绝迹的事物,如今在这儿还在鲜活的存在着。


在来朝鲜之前,我曾对这片土地有着近乎魔幻般的幻想。一个在21世纪仍然封闭极权化的社会,一个建筑风格还停留在前苏联去个性化的国家,绝对会让我有一种与现实脱节的不真实感。


但现实远不是如此,朝鲜人生活之多样化远超出我们的想象。他们也用手机,尽管用的平壤牌、阿里郎牌像极了中国的国产手机。朝鲜人也去酒吧,导游和我们说他特别喜欢喝酒,所以隔几天就会去家附近的酒吧享受一番。朝鲜烤肉也是他们业余生活的一部分,寻常人家一周都要吃一次烧烤,虽然烤的肉都是鸭肉或者鱿鱼,但同样鲜美异常。


行走在新建黎明大街上,街边的高楼大厦鳞次栉比,步履匆匆的上班族从身旁走过,复又在公车站急急停下。年轻的学生三个一群,五个一簇,嬉笑打骂。电影院旁的长椅有几个朝鲜妇人把身体压的很低,走进一看才发现她们脚边围绕着几只狗狗。


黎明大街一处


最后一天,朝鲜导游带我们回到了平壤火车站,副导和经理和我们一同上了车,女导游站在站台上跟我们挥手,我们一开始也隔着玻璃和她挥手道别,可到后面挥得累了大家也便划起了手机。


随着车缓缓启动,车厢开始左右摇摆。尽管窗外的风景我已不再新鲜,但我还是坐在窗旁,贪婪地呼吸着那仅有的一丝丝凉意。


车至新义州,我们下车接受检查,团友们纷纷掏出手机确认是否能收到来自江对岸丹东的信号。蓝色的签证夹在护照里交了上去,发下来的时候却只剩了深红色的护照。旁边的团友指着护照中其中一页问我:你瞧瞧,章盖哪儿了?


一个孤零零的【丹东口岸-出】印在左上角


这一行人回到中国,尽管大家互相加了微信,互相交换了手机号码,可这国真是太大太好了,他们可能永不会再见了。这整段旅程就浓缩在这一个小小的章上。


但我仍能记得在纹绣戏水场里朝鲜儿童的笑脸,也怀念与朝鲜儿童一起在凯旋青年公园放声尖叫,外交团酒吧里和朝鲜人一起唱歌的录音现在还保存在手机里。


我不由感慨到:


这世上哪有什么虚幻,大家也不过是在生活里摸爬滚打而已



点击与INDPRK一起去朝鲜

朝鲜深秋温泉之旅


发表回复

您的邮箱地址并不会被公开,必要栏目标记为*

评论

名称*

邮箱*

微信账号*

评论

×